首页 超度婴灵佛歌

重庆寺庙菩萨,小说:古代有许多行当,各有自己的行为仪轨,有的非常邪恶

2018-05-14 本文已影响 797人  未知

婴灵是一种灵体,属于非实体生物,有形无质,在现实世界几乎可以无障碍通过任何物质。人不见风,鱼不见水,鬼不见地,鬼也是一种灵体,以地为代表的障碍在它们眼里就象我们人在空气中、鱼在水里行动一样,基本可视作无物。

但它尽管有形无质,发动的攻击还是能令人受到物理伤害。特别随身散发的异常频率波动,能让人从灵魂深处产生恐惧,不直接吓死也要吓个半死,遑论进行反抗了。

吕洞宾身拥“神气”,道家神气对所有邪祟鬼魅天生具有尅制,但他毕竟初次接触,毫无经验,因此吃了大亏。不过这样也让他变得倍加清醒,沉住了气,小心周旋。

婴灵主人见吕洞宾并没有如期望那样当时吓瘫,反而方寸不乱,阵脚很稳,于是怪叫一声,加入攻击。

吕洞宾立刻就感到这家伙动作迅速,刚猛有力,擒拿格斗、空手入白刃手法娴熟,实打实一个高手。他此时已非昔日吴下阿蒙,一个是经过实践历练,吃过多次亏,总结了很多经验教训;一个是苦练不辍,自有成就,再加上常人可遇不可求的变态体质,技击水平也丝毫不逊,尽管还不十分熟练,但每次遇险,也能于间不容发之际奋力化解。

如果单同这家伙对战,他自信可以抗衡,可是对方多了婴灵助阵,自己就明显不敌了。一会儿工夫身上接连多处受伤,特别挨了一脚在肋上,骨架都要断了的感觉,痛不可忍。不过他也看出门道,就是那婴灵尽管行动无比迅捷,充满恶毒,但对他空出来的左手还是表现忌惮,这可能与自己手上运足了内力有关,内力中毕竟有神气存在。

还有一点,小乌鸦似乎对这只婴灵十分有兴趣,数次靠近他的耳朵,出主意说只要能限制这只婴灵一小会儿,自己就能收拾了它。

吕洞宾此时身处险境,却没有象以前那样慌乱无措,脑子反而倍加清醒,综合自己的筹码,最后他把翻盘的宝压到了被绑在地上的捕快身上,当然小乌鸦就不用说了。

两下激斗到分际,婴灵主人指挥婴灵双管齐下,对吕洞宾形成必杀。

吕洞宾形势凶险,眼见婴灵主人双手成爪袭向自己的双眼,同时一记“炮腿”踹向小腹,而婴灵则从后面扑向后脑。

他把浑身内力运足,间不容发之际转身,硬是用后腰承受了对方足斤足两的“铁腿”,顾不上疼痛,借力猛地斜刺窜出,手上的长剑趁机割断地上捕快浑身绑缚的绳子,而这时,婴灵凌厉扑至,张开大口,里面尖牙密布,咬住了他的喉咙。

他怒喝一声,立刻弃掉了长剑,运足内力两手紧紧抓住了婴灵。

小乌鸦,看你的了!

紧接而来是一轮疯狂的殴击,他的胸、腹、腰被大力不断击中,五脏翻转,痛入骨髓。但他“你打你的,我做我的”,豁上一条命,只管抓住婴灵不放。

婴灵主人怒不可遏,动作越发猛恶,但随即听到一声沉喝,有人把他的攻击给接了过去——不用说,捕快正如吕洞宾所算计那样关键时刻顶了上来。

而小乌鸦也不负所望,迅速飞到婴灵的头上,笃笃笃几下,好似把它的头皮啄破,随即张嘴一吸,一缕天青色介乎气体与液体之间的的东西瞬间被它吸到了肚子里。

那婴灵哀鸣一声,刹那化为乌有。而婴灵主人则突然大口喷出一口鲜血,随即瘫倒在地上。这是因为,修炼婴灵,主人需要与婴灵之间结成本命血契,一荣俱荣,一损俱损。此时婴灵被消灭,主人自然跟着受到重创。

捕快干净利落几个手法迅速把婴灵主人双肩环节给卸掉,这才与吕洞宾见过。

两人互相自我介绍,原来这人名叫聂建,华阴府捕快,发现这伙人行为异常,就跟踪下来,想不到在这里露了马脚,被殿后的两位邪教妖人借助婴灵的力量给拿下了。

吕洞宾也随后介绍了自己的情况。

由于打斗激烈,声音惊动了不少旅客,都挤在门口看热闹,须臾客栈掌柜也赶了过来。聂建掏出腰牌,表明身份。

掌柜见是官差,恭敬有加,点头哈腰,请求吩咐。

聂建要掌柜迅速报请当地巡检司过来。

掌柜忙不迭吩咐人去了。

吕洞宾把自己屋里敲晕的那一位也交给聂建,并告诉他说我得赶快到遇仙山去,此前他已经知道,弥勒教天微分庐另外七人已经赶着化畜的众人趁夜到那里去了,而且要举行重要的祭祀,迎接佛使出世。

聂建一听立刻表示反对,心有余悸地劝诫说对方人员众多,不乏高手,更可怕的是有许多邪术高手,不是一般人能对付得了的。

吕洞宾坦诚道,我知道,但必须得去,哪怕飞蛾投火。

聂建紧皱起了双眉,说我就是今夜快马赶回县衙汇报,衙里还要经过核实、会商、策划、上报、调人,至少需要两天。而这件案子十分特殊,属于邪教妖术害人,那还需要请调各方面修行高手参入,就更需要时日,所以没人能帮你……

吕洞宾其实也矛盾,孤身犯险,邪教力量强大,去了就是送死!可是……可是……如果不去……他做不到。

见吕洞宾态度十分坚决,聂建也无奈,只好说祝你好运,同时指令客栈掌柜派出一名伙计为其带路。

吕洞宾匆匆告别,跟随带路伙计疾奔遇仙山。

大约走了五六里路,带路伙计撂挑子不干了,苦声哀求吕洞宾,说里面就是遇仙山范围,最近总是出事儿,被附近百姓视为禁地,他上有老,下有小,不敢冒险,求放他一马。

吕洞宾自己都认为这是飞蛾投火,自然不会强人所难,仔细询问了周围地形,随后就让他回去。

伙计千恩万谢,转身兔子一般跑走了。

吕洞宾轻轻叹了口气。此刻他正站在一处比较低矮的山岭上,天上有月,但被云彩遮掩,不是十分明亮,远处高大的山岚都呈现出一种黑黝黝的存在,如同一只只洪荒怪兽,时而有鸟啼、狼嚎惊破夜色,让人心悸。周围则是一些高高低低、大大小小的乔灌木,夜风吹来,发出飒飒的声音,仿佛一些魑魅魍魉在窃窃私语,益增恐怖。

标签:

下一篇 上一篇

猜你喜欢

热点阅读

友情链接: